临海之域

我被留在临海之域,彷徨着,束手无策

F5……我能在F5看见黑阿鲁吗_(:ᗤ」ㄥ)_

嘉迪特好黑(被殴打)

把Geopbyte画成了柴,然后爽了个小涂鸦
太草了就不放合集里了

接下来都是考试,今年就这么过了_(:ᗤ」ㄥ)_

人偶之书(2)

02

「我想死。」

银发的少年说着。

「你能代替我吗?」

他的眼睛被厚厚的刘海挡着,但莫宁格仍然能看见一闪而过的泪光。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呢。莫宁格无法理解。他躺在垃圾场的木偶堆上,浑身疼,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可能比这种疼痛还难耐吧。

他这么想着,却睁开了眼睛。

刚才的画面似乎是一场梦,刚才的少年在脑海里只剩下模糊的白影,四肢的疼痛却是真的。

他拿起床头的润滑油开始了冬日清晨惯例的上油步骤。

莫宁格的腕关节已经完全变成了球形关节,皮肤也逐渐木质化。

连触感都消失了却还是有疼痛感。

真实又虚假的疼痛。


他把自己的半张脸藏在兜帽下沿着湖岸慢慢地走着。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有一处反射出不正常的白光,那是像梦里那个人一样的白色。

水里似乎有个模糊的人影……

是有人失足落水了吗?

莫宁格向那个方向走了几步,在水浸没鞋面之前退了回去。

他在心里劝说着自己。

他是个半人偶,手脚腕的关节已经人偶化,沾水之后清理起来会很麻烦,还会加重冬日的疼痛。再者说这里的居民对他也不好……

但是……

但是他目前还算是个人类。

「无辜的怪物先生」

他进入水里的时候听见有人这么叫他。


他又开始浑身疼,刚涂的润滑剂根本没有用,朦朦胧胧的水下视野里,他看见了一抹白色,比正午的太阳还要刺眼。

碍眼。

莫宁格拽住那抹白色往岸上甩,入手的触感告诉他那是头发。

如果这人还活着那可真是经历了一次最糟糕的救援。

他自嘲地想。

等他爬上岸的时候,白发的溺水人已经坐在岸上等他。

那个人也不咳嗽也不痛哭流涕更不瑟瑟发抖,只是平静地看着他。

「谢谢」

他说。

仿佛例行公事。


我好累啊……
脑子都空了……可能最后几个是真的不认识所以一点灵感都不肯冒出来
存个档

发一发最近的涂鸦
双十一买了点水彩玩还挺好玩的_(:ᗤ」ㄥ)_
接下来要考试,十一月就这么过了( ¨̮ )

囚徒之书-现代同人篇-背神而逃03

嘉迪特讨厌教堂因为他是个魔王
现代篇只是玩了玩这个梗而已
并没有魔法存在

和02的理由一样,为了防止麻烦我就发图

人偶之书(1)

「我想长久地活下去」

血泊中的少年搭上了女巫的手。

「即使成为无法思考的人偶」

——————————————————————————

01

在湖中心住着一个木偶师。

他经常将自己做的木偶带到集市上贩卖,用卖来的钱换取生活必需品。

十年如一日。

村里的人们传言说木偶师其实自己也是个木偶,所以他永远也不会变老。

老人们说木偶师因为偷学女巫做傀儡的技术被诅咒成了人偶。

而对于小孩子来说,木偶师只要做的木偶可爱就够了。

所以戴着一个大兜帽只露出半张脸的阴沉沉木偶师在村里只受小孩子的欢迎。

“没有人会爱你。”

有一天木偶师忽然在孩子堆里开了口,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孩子们都没有在意,反倒是路过的大人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木偶师。

大人在酒吧里传出了这件事,添油加醋地把女巫诅咒都加了进去。

他们说木偶师是个被女巫扔掉的人偶,在传播女巫的诅咒,把孩子们的情感夺走,会给村子带来不幸。

他们却也因此更不敢对木偶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只是在背后暗暗地期望有一个路过的神职者能杀死这个怪物。

然而这个村落所属的国家并没有立国教,自视清高的神职者也不会经过这种没有信仰的偏僻地方。

然后孩子们长大了,他们开始害怕不会变老的木偶师。

他们想: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呢?

为什么他不会老去?为什么他从不说话?

好可怕。好羡慕。好嫉妒。

我不想衰老。我也想这么悠闲地生活。没有病痛没有贫穷没有饥饿。

凭什么他能见到女巫。

凭什么是他。

木偶师吸引了又一批孩子,而大人们仍然在给他按上不一样的诅咒故事。

一切都没有改变。

「没有人会爱你。」

木偶师说。

为了防止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发图

囚徒之书-现代同人篇-背神而逃02

某个部分因为不会写所以非常卡
卡了三天了干脆先发个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