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海之域

约头像请私聊。
冷圈爱好者。
忙是真的忙,画画是真的慢。
如果能足够努力就好了。
感谢你们的每一个喜欢和推荐♡

囚徒之书-现代同人篇-背神而逃03

嘉迪特讨厌教堂因为他是个魔王
现代篇只是玩了玩这个梗而已
并没有魔法存在

和02的理由一样,为了防止麻烦我就发图

人偶之书(1)

「我想长久地活下去」

血泊中的少年搭上了女巫的手。

「即使成为无法思考的人偶」

——————————————————————————

01

在湖中心住着一个木偶师。

他经常将自己做的木偶带到集市上贩卖,用卖来的钱换取生活必需品。

十年如一日。

村里的人们传言说木偶师其实自己也是个木偶,所以他永远也不会变老。

老人们说木偶师因为偷学女巫做傀儡的技术被诅咒成了人偶。

而对于小孩子来说,木偶师只要做的木偶可爱就够了。

所以戴着一个大兜帽只露出半张脸的阴沉沉木偶师在村里只受小孩子的欢迎。

“没有人会爱你。”

有一天木偶师忽然在孩子堆里开了口,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孩子们都没有在意,反倒是路过的大人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木偶师。

大人在酒吧里传出了这件事,添油加醋地把女巫诅咒都加了进去。

他们说木偶师是个被女巫扔掉的人偶,在传播女巫的诅咒,把孩子们的情感夺走,会给村子带来不幸。

他们却也因此更不敢对木偶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只是在背后暗暗地期望有一个路过的神职者能杀死这个怪物。

然而这个村落所属的国家并没有立国教,自视清高的神职者也不会经过这种没有信仰的偏僻地方。

然后孩子们长大了,他们开始害怕不会变老的木偶师。

他们想: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呢?

为什么他不会老去?为什么他从不说话?

好可怕。好羡慕。好嫉妒。

我不想衰老。我也想这么悠闲地生活。没有病痛没有贫穷没有饥饿。

凭什么他能见到女巫。

凭什么是他。

木偶师吸引了又一批孩子,而大人们仍然在给他按上不一样的诅咒故事。

一切都没有改变。

「没有人会爱你。」

木偶师说。

为了防止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发图

囚徒之书-现代同人篇-背神而逃02

某个部分因为不会写所以非常卡
卡了三天了干脆先发个头 ​​

囚徒之书-现代同人篇-背神而逃(1)

只是个用来谈恋爱的同人
和正剧无关
然而正剧还没写
角色属于我,ooc也属于我
——————————————————————
01

我大概是病了。

嘉迪特拖着箱子走出机场的时候这么想。

他在初冬的清晨呼出一口气,用余光瞄着结伴上车离开机场的人们,轻咳了两声。瑞典冷冽的空气随着呼吸进到了肺里,仿佛从体内开始结起了冰。

孤独得心都冷了。

虽然打着工作出差的名义,但嘉迪特来瑞典是为了旅游。

他早一周准备好了攻略,想要在这个假期里转悠的地方都一个一个在纸质地图上画好了圈,非常强迫症地写上序号和时间。刻板得不像一个年轻人。

然而嘉迪特却又不是一个会按照自己的计划照做的人。

所以他现在坐在预定外的咖啡店里,期待能有一个美好的午后。但他耳机里放着嘈杂的音乐,和这个安静的街角咖啡店格格不入。可能还有些许漏音。
本来按计划他现在应该在参观教堂的。

或许是他的死亡金属乐吵到了隔壁桌的客人,一只手伸过来拍了拍他的左肩。他一抬头就看见一抹金色,午后的阳光将这金色晕染开,一瞬间嘉迪特甚至看不清眼前的陌生人。

他眨了眨眼,用咖啡店提供的杂志遮住了阳光才摘下耳机暂停音乐问:“what happened?”

陌生人也确实如他所想地回答他:“你喜欢这种音乐吗?”

好吧这句疑问句和他想的质问不一样。

来人是真切地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这种吵得不行的音乐。

当然不喜欢。
只是耳边太安静会让心更冷。

但是这个人这么真切的问句,他该不会还是个死亡金属乐粉丝吧……

“抱歉,我吵到你了吗?”嘉迪特选择了没听懂他问话语气的回答。

“嗯,有一点。”陌生人直白地回答了他。

过于直白,嘉迪特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陌生人却大大方方地坐在了他对面,开始了自我介绍。

“我叫莱茵 尼奥尔德,是个取材中的作家。”

说着他把隔壁桌的包和笔记本电脑搬了过来。

“……嘉迪特 格莱德纳戈。”出于礼貌,嘉迪特还是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并带上了一句,“……你的责编。”

“……”一瞬间莱茵 尼奥尔德想要咬掉自己的舌头。

这是一个双方都不想看见对方的时间点。

莱茵确实是来咖啡店取材的,同时来逃避一会即将远道而来的责编的催稿。

他没想到这个责编会直接坐在咖啡店里蹲他。

他也忘了是自己先去搭讪的。

当时他推门走进咖啡店看见这个少年趴在桌上头上带着巨大的耳机昏昏欲睡,午后的阳光把他的黑发照成了暖金色,莱茵顿时感觉到了岁月静好,美好得能感觉到灵感冒了个泡。

于是他就在隔壁桌坐了下来,点了杯咖啡开始噼里啪啦地敲键盘。

人一旦开始全神贯注,耳边的噪音都会静下来,让他能更深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然而莱茵此时的世界里还有一个听着死亡金属的嘉迪特。

好吵……

岁月静好的画面为什么要配死亡金属。

莱茵都快像看见责编那样哭了。

所以当他听见嘉迪特说自己是责编的时候,人生第一次觉得嘈杂的音乐是那么美妙。

一切都回不去了。

这次的责编居然那么狡猾。还长着一张娃娃脸。

“……我没有想在这里堵你。”嘉迪特知道莱茵的沉默代表了什么,“我也不想看见你。”

“既然我们都不想看见对方,不如我们……”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莱茵没有说完就被嘉迪特打断了。

“但是都遇到你了,我就提前开始工作吧。”他宣判了莱茵的死刑。

まふまふ2018生日快樂!

畫得真的好匆忙啊明明不會畫動畫還偏要畫動圖嚶
大概是把過去一年的solo和原創曲衣裝畫了一遍
被無能的自己cheese

被这个明媚的世界射杀

hey!dip!——锵锵!
————————————————————
各位中秋快乐

⭐朔间凛月0922生日快乐⭐
乐谱是莫扎特的小夜曲第四乐章开头
没有笔刷就自己手抄了

这句solo里的歌词我想也能反过来形容他吧
——————————————————————
「ピアノと月と君だけが透き通る空で」

满月的金色沙漠

————————————————

实习时候看到了上司孩子的暑假作业题就顺手画了一个

我其实管它叫配色1

可能还有别的配色,毕竟我脑子里的原图是海洋

搞完想做一套亚克力摆着玩

曾经的缘只剩下自己

狂风或许已带你去流浪

————————————————————
三根红线只剩一根了
各位七夕快乐(逃跑)